BUY FXO Forum Shares
1316
Shares in the BANK:
We BuyWe Sell
$1.8495$1.9067
Results 1 to 2 of 2

Thread: 郎咸平:2008年中国经济面临八大危机

  1. #1
    Bullish
    Join Date
    Jul 2008
    Posts
    62
    FXO Shares
    0
    FXO Bonus
    0.000
    Thanks
    0
    Thanked 0 Times in 0 Posts

    Default 郎咸平:2008年中国经济面临八大危机

    郎咸平:2008年中国经济面临八大危机
    郎咸平:2008年中国经济面临八大危机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广州)
    经济生活多事而动荡的2007年过去了,前景未明而让人心生不安,声名赫赫的郎监管重又出现,八大危机论的大标题,一切似乎又恰逢其时这个时候,我觉得是该
    台湾的笨孩子,美国某著名商学院的博士,香港的教授,在这个利益群体分化加剧的中国内地,郎咸平找到了可让他淋漓尽致发挥自己专长和表演天赋的巨大舞台。2004到2006年间,因着维护广大社会主义劳苦大众的利益之名,他一举成为最名声显赫的经济学家。
    成名后雪球越滚越大,在各个论坛和讲座赶场子,在内地和香港两所大学任教,在上海第一财经频道开一档个人财经脱口秀
    《财经郎闲评》,火爆上海滩。出去的时候会带把梳子,因为知道观众会和我照相。碰上漂亮的小女生粉丝,他会激动。对自己成名成腕的强烈欲望,郎咸平倒也不否认
    我要做经济学领域的谢霆峰。
    当我们的话题稍及政治,这位最爱四处出击的斗士每每如同踩到了地雷,我们能不能别谈这个。说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别说、没必要再挑起一轮战火嘛。
    言谈间,中央领导人和十七大的表述是他最爱援用的内容。对中共的思想,学得很透彻;对十六大、十七大精神,领会得很好,我很用功的!
    当下情况不是简单的流动性过剩
    在2007年,中国股市、楼市一轮疯狂的飞涨中,流动性过剩已经是主流观点。
    郎咸平的一个标新立异的观点不是流动性过剩,而是投资营商环境恶化,根本是产业链问题。
    如果郎咸平是对,其他人都错,那中央从紧的货币政策,非但是下错了药,还是个雪上加霜、落井下石的毒药。
    郎咸平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有怎样的内在逻辑?八大危机是否真正触及到中国当下的经济生活的实质?
    人物周刊:您认为现在根本性问题不是流动性过剩,理由是什么?
    郎咸平: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股市泡沫、楼市泡沫,都是表面现象。从广义货币/gdp来看呢,确实是流动性过剩了。但是,投资营商环境的恶化,使得企业家把应当投资而不投资的钱转移到股市和楼市上,这才是造成泡沫的真正原因。
    从2006到2007年,全世界的国际化进入到了产业链竞争格局,从过去厂商和产品的竞争,进入到整条产业链的竞争。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国企和民企谁有效率了,而是我们处在产业链价值的最低端。随着利率、汇率不断上升,这个问题更加严重,使得利润逐渐下跌。而这会使投资营商环境更加恶劣,这也就是你们经常谈的,深圳、东莞工厂倒闭的数量大量增加。
    人物周刊:您提出的虚拟资金,是个什么概念?
    郎咸平:我就是把企业家本来应该投资的钱,不去投资,转去炒楼炒股的资金取了一个名字虚拟资金。在我谈到的四类资金中,我把第二类的腐败资金也称之为虚拟资金,因为这个钱也是查不到的。第三类才是国际热钱,第四是老百姓的储蓄钱。广义地,我也把这四类通称为虚拟资金。
    人物周刊:之前是做过相关的调查研究吗?
    郎咸平:对,我做过大量的调研。这个解释起来太专业了,我简单点说,我们把投入股市的资金按比例算,再扣除掉你可以观察到的第三第四项,反推一下,就是第一、第二项资金。
    但是,对第一第二资金项各是多少,我就不清楚了,这两项混在一起。根据我们的统计方法,中国企业家应该拿去投资但是没有去投资的、拿去炒楼炒股的,跟英美国家比,占到转投资金额的八成以上。
    人物周刊:如果企业家不是通过企业名义去买股投资房地产,你怎么区别第四项和第一项?
    郎咸平:当然,我说的不是老百姓赚100块钱存30块的那种正常储蓄款,而是那种飘忽不定的账户,他可以去炒楼炒股的钱。
    人物周刊:除了这些数据分析,使用的调查手段主要还有什么?
    郎咸平:还有访谈。根据我们对企业家的调研,由于他们处在了产业链最底端,再加上人民币升值和利率上升以及2
    007年底的银行收紧银根的比例超过一半,甚至三分之二,因为生存环境恶化,这些数据都是可以查得到的。
    鼓励老百姓消费,不是靠五一、十一放大假
    人物周刊:您反对货币从紧的政策,认为会进一步恶化投资营商环境。但是,如果利率维持不变,至少第四项老百姓的储蓄,会更多地投入到股市楼市 。
    郎咸平: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不能用一刀切的宏观调控方式,要针对不同行业采取不同的方式,这是因为中国环境的复杂。中国进入了工商业链条时代,环环相扣,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以一个行业是否过热还是过冷作为判断标准。针对不同的行业,要有不同的调控方式,有些行业要采用行政手段。你可以打组合拳嘛行政手段和金融调控,还有别的方法,要区别对待,不能一视同仁。
    人物周刊:借助行政手段,不是又回到了过去时代了么?从市场化进程来说,这是一种倒退。
    郎咸平: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之前没有把这个讲清楚。如果我们的经济是和美国一样的,那就不需要行政调控了。美国是一元经济,所以金融调控非常有效率,而中国是二元经济,在二元经济下,金融政策一定会失效,反而造成资金逆流转的现象一提高利率,过热的行业更热,过冷的行业更冷,因为更多资金从过冷部门流向过热部门,股价、楼价也就更涨。
    所以不得不用行政手段,这是没有办法的。我也不想,但是实在没有办法。
    人物周刊:二元经济的形成,是源自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增长?
    郎咸平:首先,银行信贷向国营企业倾斜,另外,卖地的款,政府都做什么用了?很多都投入到地方建设;地方财政赢余做什么用了?也投入到地方建设很多,拉抬gdp。这已经不是对不对的问题了,这样做的必然结果就是二元经济,也就是和建设有关的部门是过热的。
    人物周刊:还是回到最基本的商品消费,老百姓的购买力为什么这么弱?
    郎咸平:在二元经济下,价格被扭曲了,房价和股价都被扭曲了,环境越来越恶化,老百姓的消费能力萎缩。经济学上有个财富效应,当一个人觉察到他的财富缩水了,他就会本能地降低消费否则我怎么买得起房、看得起病、上得起学呢?
    如果政府能给老百姓创造一个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子、敢于消费的环境,再加上没有污染,他就会有消费的欲望。所以,鼓励老百姓消费,不是五一、十一放大假,这完全是误区。而是要营造一个胡锦涛所说的公平、公正的环境,让百姓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买得起房,退得起休。这就是所谓的围魏救赵,要解决经济问题,一定要跳出经济圈子来看。
    人物周刊:谢国忠认为,中国国内消费能力不足,是因为财富过多集中在政府和国有企业手里,只有把财富更多和公众分享,才能解决经济增长模式的问题。您怎么看?
    郎咸平:你说,中国的国营企业和美国的上市公司有什么差别呢?都是一样的。他们就是偷换概念,总认为让政府来掌控一些行业就是不对的。今天的国营企业,谁是股东?就是全体的社会大众。问题是我们没有落实藏富于民的社会主义理念。
    人物周刊:这只是名义上的所有人,您应该很清楚。
    郎咸平:那不谈,那是另一回事了。如果国营企业赚到的钱,通过国家这个中介,能让老百姓少交很多的税,那和老百姓的富裕不是一回事么?
    人物周刊:您是主张国有资本让百姓受益的基本态度。但很多垄断行业的国企,他们的财富并没有流向公众,而且已经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集团。
    郎咸平: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问题。扯上政治就敏感了。我们就针对经济问题谈经济因为你要达到目的,就一定要谈重点。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话就不说。是为了这个国家好,没有必要再挑起一轮战火。
    那我就这么说:由于你是这样的改革,就会产生既得利益集团,就有阻力。我反问你一个问题既得利益集团希不希望政府搞gdp为纲?当然希望了。你说,既得利益集团希望不希望地方政府搞建设?当然希望了,你不知道地方建设有多少利益。
    搞政治的人就要有一种心态要防!
    人物周刊:您是反对浮动汇率的,但中国现在有这个不升值的选择自由么?
    郎咸平:没有。但我的反对是有原因的。你不要以为汇率浮动就是国际化,我们没有浮动汇率方面的人才,那是我最担心的。在金融战争中,我们一定处于劣势,那会使大量的国家资产将被席卷一空。
    和制造业不同,金融的影响太快太大了,上午出一个小错,下午就会引起几千亿资产的损失。亚洲金融危机的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时那些国家就是没有理解金融战争的可怕。
    人物周刊:您听说过一本叫《货币战争》的书吗?认可书里的观点吗?
    郎咸平:我知道。部分认可。其实,其中很多的观点是我们在二十年前在美国学校里就念到过的。
    人物周刊:难道我们要回到固定汇率时代?
    郎咸平:浮动汇率是很好,但是中国现在没人才。全世界也没几个国家真正懂汇率的操作,只有美国和欧洲。日本只有制造业和家电还可以,在美国金融战面前输得一塌糊涂。美国金融领域是真正人才济济,在美国最优秀的人才都是去读医学院、法学院和商学院。
    人物周刊:不能否认一个基本事实:这一百年间,日本是全球唯一进入发达国家之列的非欧美国家,即使在浮动汇率改革时曾受过冲击,那也不过是经济发展经历一个过程。中国难道不能同样走过这一段么?
    郎咸平:嗯这个问题我想想。我这么说吧,如果从我个人角度讲,我希望中国走的路,是金融独立自主的道路。
    人物周刊:国内缺乏高端金融人才的支持。但是,在危机论中,您对向中国各大银行提供金融咨询的国际投行,抱的是阴谋论立场。
    郎咸平:我不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我讲的是基本事实。资本一定以追逐利益为唯一的考量标准,他是不可能有宏伟的理想,一定想大赚一笔的。
    人物周刊:难道中国和欧美间就不可能是一种双赢关系吗?
    郎咸平:不可能!(一定是零和游戏?)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的金融就是零和游戏,在金融方面怎么可能有双赢。你觉得他们会考虑中国的现状吗,你觉得他们会有仁慈的心吗,有良心吗?我跟你讲,不要对他们寄托幻想。这些大行之所以在美国严守法律,是因为他们在美国完善的法制环境中。一旦他们脱离这些,就一定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这是一定的!
    人物周刊:他们是商业机构,他们有可能是为中国提供可行的咨询意见,同时也能赚不少的钱。
    郎咸平:是可能的。但我跟你说,搞政治的人就要有一种心态要防!小老百姓可以乐观,但是执政者不能乐观,随时随地要防着。
    人物周刊:所以要先预设阴谋论?
    郎咸平:不是假设,就是事实。美国的监管规则是怎么来的?是根据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之后形成的规则。19
    29年美国股市崩盘的时候,操盘手都是你说的这些公司。他们当年在美国敢,为什么在中国就不敢呢?
    不是我左,是中国别的经济学者太右了
    人物周刊:可能我会认为,您是公司治理方面的专家,但对宏观经济发表看法有些力不从心。
    郎咸平:任何宏观,如果不是建立在微观的基础上,就是华而不实的。我跟你谈宏观,都是从各个微观领域入手的,在不同的领域,需要分开解决问题,过冷的行业要解决过冷的问题,过热的行业解决过热,在美国,宏观和微观是不分的。现在,中国经济学者的问题就是,他们只谈宏观问题,犯了明显错误。我是以微观为基础的宏观研究。
    人物周刊:您一直在资本主义世界受教育、赚薪水,为什么思想会这么左?
    郎咸平:不是我左,是内地很多的经济学者太右了,他们对资本主义的认识没有深入的了解,一谈改革就是
    引进外资。我就是想告诉他们,他们的观念要改变。我是真正的不左不右,最最中立的立场。

  2. #2
    Intraday Master
    Join Date
    Jul 2008
    Posts
    351
    FXO Shares
    0
    FXO Bonus
    0.000
    Thanks
    0
    Thanked 0 Times in 0 Posts

    Default

    如果政府能给老百姓创造一个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子、敢于消费的环境,再加上没有污染,他就会有消 费的欲望。所以,鼓励老百姓消费,不是五一、十一放大假,这完全是误区。而是要营造一个胡锦涛所说的公平、 公正的环境,让百姓上得起学,看得起病,买得起房,退得起休。这就是所谓的围魏救赵,要解决经济问题,一定 要跳出经济圈子来看。

Posting Permissions

  • You may not post new threads
  • You may not post replies
  • You may not post attachments
  • You may not edit your posts
  •  
Disclaimer
2005-2016 © FXOpen All rights reserved. Various trademarks hel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Risk Warning:: Trading on the Forex market involves substantial risks, including complete possible loss of funds and other losses and is not suitable for all members. Clients should make an independent judgment as to whether trading is appropriate for them in the light of their financial condition, investment experience, risk tolerance and other factors.

FXOpen Markets Limited, a company duly registered in Nevis under the company No. C 42235. FXOpen is a member of The Financial Commission.

FXOpen AU Pty Ltd., a company authorised and regulated by the Australian Securities & Investments Commission (ASIC). AFSL 412871ABN 61 143 678 719.

FXOpen Ltd. a company registered in England and Wales under company number 07273392 and is authorised and regulated by the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previously, the Financial Services Authority) under FCA firm reference number 579202.

FXOpen does not provide services for United States residents.

Join us